亚博2015

  所以,事实上,我是大部分时间依赖5毛钱一份的《足球》报,看着豆腐块大小的英超战报真正迷上曼联的。

  那赛季,红魔赛季最后一轮被西汉姆逼平,错过超越布莱克本的良机,卫冕失败。那时候,足球更纯粹,在有可能帮助死敌夺冠的背景下,利物浦仍会全力阻击布莱克本。没人回传对手。

  每个互联网国际足球从业者都知道,周中周末少不了通宵上班;遇到世界杯、欧洲杯,可能连续一个月的夜班。

  所以,当严总要求开设英超各豪门博客,并试图将曼联博主位置据为己有的时候,我跳出来抢走了这位置。把他挤去写切尔西——同为型男,他也颇爱穆帅,或者应该用《南方体育报》的翻译习惯,莫里尼奥。

  我在网易的笔名是junior,但博客中给自己取名罗米,是想偶像、阿根廷古典中场里克尔梅致敬的缘故。

  帮我制作2006/07赛季前瞻专题的,是一位切尔西女球迷同事。如今早已移居英伦的她,当年想必也不屑曼联夺冠的预测,所以在看好红魔夺冠的文字上,生生保留“老迈和羸弱”的标题,看来颇不和谐。

  那年曼联最大的遗憾是足总杯,对朴茨茅斯,就像这个赛季踢得发挥好时的曼联,机会多多,就是不进,结果被反击,几乎唾手可得的第二次三冠王神话良机,就这样溜走。

  那赛季,红魔赛季最后一轮被西汉姆逼平,错过超越布莱克本的良机,卫冕失败。那时候,足球更纯粹,在有可能帮助死敌夺冠的背景下,利物浦仍会全力阻击布莱克本。没人回传对手。